法律风险管理网

www.legalrisk.cn

ENGLISH
当前位置:
   最新文章
澳洲——荆棘鸟的迷思
来源: | 作者:吴江水 | 发布时间: 2019-06-05 | 325 次浏览 | 分享到:

准备去澳大利亚的行李时,特意带了那双已旧得有些破的登山鞋。不光是因为高腰护踝、鞋底防水、旧鞋合脚,更因为第一次踏出国门时穿的就是它,而这次,我要穿着它踏入第十七个国家。

提起澳大利亚,有个经典的笑话。在上世纪的1975年,某穷兵黩武又没文化的国家,在那条世界著名纬度线上因美军在非军事区砍树而产生冲突,并在现场获得了一把作为关键物证的斧头。该国的英语人才认出了上面刻着MADE IN AUSTRIA(奥地利),于是该国认定澳大利亚(AUSTRALIA)参与了敌对的阴谋,并毅然与之断绝了外交关系,真是可怜了赤道那一边百思不得其解的冤大头们。

澳大利亚的命名,源于拉丁文的“南方的陆地”。虽有7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却只有2400万国民,标准的地广人稀,所以有限的人口都住在地理条件优越的沿海等地。国土中央则是面积巨大的不适合人类居住的沙漠,以至于当荷兰人首次发现这个大陆的一角时,认为它并没有什么价值。地理老师曾介绍说,中国专家曾向澳大利亚专家请教如何治理沙漠,得到的回答是随他去,因为他们有足够多的好地方住人。其实,以澳大利亚昂贵的人工费成本,就算是想治理怕也有心无力。

为什么人工费昂贵?澳大利亚是举世瞩目的福利国家,每年政府税收收入的主要用途是国民的福利,保障员工利益的法定工资起点高,人工费就便宜不了。甚至经常是老板付完工资就没剩下多少给自己,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他们的每届政府都在致力于让国民的日子过得更好,从不考虑国民被惯坏了怎么办,也既没钱又没权四处撒币去实现什么伟大理想。由于福利超过美国且治安更好,澳大利亚已成为最理想的移民目的地国之一,人们去那里享受在祖国享受不到的福利。


标志性建筑——悉尼歌剧院,为拍这个乱穿马路一次

没有尽头的公路,永远通向未知的远方

公路上的摩托车手,对于我们这些习惯靠右行驶的人,总觉得他们靠左行驶是在逆行

一望无际的牧场、牧场、牧场


杂志里的澳大利亚,出现最多的是夕阳西下的牧场和身着牛仔裤、大草帽的男女;现实中的澳大利亚,出现最多的是蓝天白云和一望无际的牧场、牛羊,以及人口稀疏的小镇。所有一切,宛如当年风靡一时的澳大利亚电视连续剧《荆棘鸟》里的镜头。那些年我刚毕业分配到法院业大当老师,平时管理电教设备、翻译说明书,可以一边工作一边看这些录相。现在想来,那是最好的时光。

《荆棘鸟》的小说原著描写了一家三代百转千回的家史,重头戏从还是一个小女孩的女主人公梅吉,与意气风发的年轻教士拉尔夫之间从相遇到相知、从生离到死别的故事。拉尔夫竭尽一生为教会工作并最终荣登红衣大主教的宝座,但他与梅吉之间的情感却为世俗所不容,是真正的剪不断、理还乱,在属于上帝和属于梅吉之间挣扎。当他得知为救他人而溺水身亡的爱徒竟是他与梅吉的亲生骨肉时,他的世界终于崩溃了。有幸的是,他最后的时刻是倒在梅吉的怀里,面对历经了丧父、丧兄、丧子的苦难而无怨无悔地宽恕的梅吉感叹:也许你比我更接近上帝!


慵懒的袋鼠,懒到大爷般地躺在那里,爱理不理地吃着青草

两个鬣蜥在打架,因为邻里纠纷?

鲜嫩的叶子,生命之美

这可不是荆棘鸟,是真正的野生鹦鹉,栖息在高高的树杈上

这是荆棘,但花不是,它会是荆棘鸟的归宿吗?


荆棘鸟的来历同样耐人寻味:世上有一种特别的鸟,它一生只唱一次,那歌声比世上所有一切生灵的歌声都更加优美动听。从离开巢穴的那一刻起,它就在寻找荆棘,直到如愿以偿。它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最尖的荆棘上,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歌喉。当它唱的时候,全世界都在听,就连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在奄奄一息的时刻,它超脱了自身的痛苦,所以它的歌声是那样凄美动人,竟然使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那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是曲终而命竭的绝唱。世上确有荆棘鸟,但愿永恒的美丽,不总是需要生命的代价。

神父拉尔夫的志向其实不难理解,无论你称它为事业心还是野心,或是马斯洛需求层次论中的自我实现,都是在以典型的男人的方式在追求尘世中的价值最大化,古今中外莫不如此。除了令人不耻的吴起杀妻求将、商鞅卖友求荣,还有那姜太公的愿者上钩、宁戚的“浩浩乎白水”,他们所求的其实也未必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荣,更是需要一个让世界因他们的才华而改变的畅快淋漓的感觉。至于所得所失,则是冷暖自知。神父拉尔夫从教士到主教一步步地荣升的同时,也在一次次地失去自己。或许,这正是宿命。

现实中的人们一代代地出于本能而逐梦,而结局却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能力、目标、机遇、取舍,无一不是要素。最欣赏李世民与虬髯客的故事,那是对格局的最好诠释。虬髯客以欲一争天下之心与李世民对弈,下手抢占金角银边,而李世民则胸怀天下不屑与争,霸气十足地直落天元。虬髯客也是豪侠之士,直言天下让给你了,于是悉赠家财以助真君后浪迹天涯偏居一隅。


乡村小教堂,不知为何看着它时老是想着拉尔夫

乡村里幽静的古桥,已经很有历史

一家去吃西式中饭的小庄园,随意、惬意


随处可见的战争纪念碑,纪念他们出国参战的阵亡将士

其实每个人都是一只荆棘鸟、都在为了所得而在刺自己。小说中,拉尔夫是梅吉的荆刺、梅吉是拉尔夫的荆刺;现实中,物欲是人的荆棘、良知也是人的荆棘。正如小说作者考琳·麦卡洛所写的那样:“鸟儿在那荆棘刺进的一瞬,她没有意识到死之将临。她只是唱着、唱着,直到生命耗尽后再也唱不出一个音符。但当我们把荆棘扎进胸膛时,我们是明明白白的,然而我们却依然要这样做,我们依然把棘刺扎进胸膛。”

夜深人静时,不妨扪心自问:你的胸口上,扎的是哪根荆棘?


月亮般的海滩,一浪推一浪

海滩上,好有“爱心”的海浪

沉船湾边的阿德湖峡,感谢我的超广角,好棒的视觉效果

十二使徒岩,可能已经凑不到十二

十二使徒岩,像不像两个孤独的使徒走在旷野去传道?

悉尼大教堂院内的雕像,栩栩如生

肃穆庄严的祭坛

教堂内的阵亡将士纪念雕像,安葬在神的殿堂里,是凡人的荣耀

精美的彩玻璃画,每幅都有典故


   著作推荐
  • 《完美的合同》第三版

    《完美的合同》第三版

    这是一本前版印刷了26次的图书。第三版不但在前版的基础上修订了90%的内容,进行了全面扬弃;还增设了“合同进阶”1.0版小程序配套服务,为正版本书拥有者提供技能训练、法规查询、问题......

  • 完美的防范——法律风险管理中的识别、评估及解决方案

    完美的防范——法律风险管理中的识别、评估及解决方案

    本书首次系统地就法律风险、法律风险管理,以及企业在法律风险管理方面的具体操作提出了系统性的法律风险理论和实例方法。使法律风险的应对从部门法范畴扩大至整个法律体系,适用于以企业为主的......

   热门文章
       本站所发布的原创理论等文章(注明“法律风险管理网”)版权归本网站及作者,任何转载请注明出处“法律风险管理网”及作者姓名。
       由本站转载的各类文章,其版权归注明的来源或其原作者。该类文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观点承担责任。如网站或作者不同意在本站发布相关文章,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
   本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