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风险管理网

www.legalrisk.cn

ENGLISH
当前位置:
   最新文章
菜园遐想——造物主与秩序
来源: | 作者:吴江水 | 发布时间: 2019-12-04 | 193 次浏览 | 分享到:

一夜风雨后,草坪绿了许多、厚了许多。后院的秋千边落满了红红的野苹果,菜园里的辣椒也蓦然变得硕果累累。这些日子远离喧嚣回归大自然,躲进小楼成一统,恰似少年时光的轮回,看书、爬格子,然后在搜肠刮肚、两眼昏花后忙里偷闲到菜园里转转。

当年东北的菜园只有二分,中间是口用辘轳摇水的小井,前院种菜、后院种玉米,我在那里打水、浇地、摘豆角、认识大自然。或许正是那段经历,让我从来就没喜欢过拥挤、嘈杂的城市楼房。现在这里地大菜园小,新鲜的辣椒、韭苔、番茄干净得几乎不用洗,而且是绝对无污染、无化肥、无农药的有机食品,稍一翻炒再加听冰啤,唇齿留得、怡然自得。只是与先前那块土地虽然纬度相近,却是相距了四十年、一万多公里,中间还隔着太平洋。



春天,充满生机和希望的时节。


北美的播种季节来得晚,要直等到苹果树落英缤纷之后。去年,酷爱土地和种植的朋友带来一把越南锄头和几箱秧苗,执意鼓动我在后院种菜。细看才发现,后院那荒芜的一角原是块废弃了的菜地。于是搬走摆成祭坛般的石头、拽开苹果树上砍下来的树枝、拔光遍地的野草,开荒种地。

一锄头下去,不由得感叹这真是块被祝福过的土地——肥沃、疏松的黑土轻轻一磕便散落于无形。于是朋友盘起简单的垄、栽下秧苗,扶起木桩、拉起掩在草里的围网,菜园便告成了。拉起围网并不是为了对付邻居的鸡鸭,美国没人养这些,而是为了阻拦因为没人伤害而优哉游哉的兔子、鹿、獾子之类喜欢吃蔬菜、水果的动物。尤其是前门红豆杉丛里、后院飘窗下,各有一窝“兔崽子”。


北美知更鸟,英文robin,其实并不是真正的robin,但它是勤奋的象征,人们喜欢它。


在树上卖萌的松鼠


刚栽的秧苗需要天天浇水,免得秧苗在根系还没恢复前就被晒死,同时也为了让它们长得快些,直到它们的枝叶能够遮住根部地面,自己能降低水分蒸发且发达的根系能自己找水。今年栽秧时恰巧不在没人浇水,枝叶的生长程度现在才一点点赶上。在秧苗最虚弱时给予帮助,这是名副其实的“栽培”,有了栽培才有后来的成就。

家中祖上并无农民,种植与其説是生计不如説是消遣,也早已忘了当年的菜园是怎样锄草,因此惊讶于野草原来可以长得如此之快。尤其是雨后,虽然辣椒、西红柿、芥菜长得飞快,但野草长得更快,如果不拔马上就会与作物争夺阳光、争养分,菜地也会荒芜。但贴地生长的某些小草既不影响秧苗又能阻止水分蒸发,所以乐得留着。尤其喜欢留着那些酢浆草,不仅是看着精致、有趣,更是因为它与物无争地贴地生长,活着保墒、谢了肥田。有些野草虽然有害,暂时留着只是因为长大一点拔起来更方便。


去年Robin在这个巢孵了两次蛋,但没有结果。第二次孵蛋时,留下两枚漂亮的蓝色的蛋但鸟没回来,蛋也不知所终。

今年春天,一只野鸽子终于在这里修成正果。在伸手可及的距离,当我看着它们时,它们也萌萌地看着我。

住房面积严重不足,唉!


在钢筋水泥中生活多年后,终于又有机会见识大自然的神奇。有次下了一点点小雨,才发现几乎所有植物都通过叶子把水收集到了自己的根部。而当天气转凉,所有植物都不约而同地集中全力开花结籽。芥菜可以节节开花直到一人高,韭菜也集中全力长出一根含苞待放的花茎,或称花薹(“苔”系别字)。新长出来的花薹又脆又甜适合炒菜,而且两三天就能再长出鲜嫩的一茬。刚开的韭菜花捣碎并加盐、略加白酒封装起来,便是美味的韭菜花酱,那个年代常吃的咸菜之一。

尤其是野草的生存能力,真可谓没两下子怎么能当野草。马齿苋看似爬在地面没法抢阳光,但稍不注意就爬得到处都是;薄荷擅长集团作战,一长就是一片而且不断扩张、蚕食邻近的领地。那看似很浪漫实则很烦人的蒲公英,无论是割是拔都无法除根,很快重新长茎、开花。即使用专门的工具除了根,风吹来的种子又会很快地长出一群。——没有人工干预,野草一定喧宾夺主。

最难对付的是浑身布满针刺的蓟科植物“老虎刺”,能轻易刺穿衣服和布手套。可以长一米多高,同样能断根再长。好在美国有各种不同功能和用途的手套,戴上厚厚的皮质工作手套能从没刺的根部轻松拔除。看着那么牛叉的东西,根基居然这么浅。去年一直拔到秋天,今年终于不多了。


果实累累的野苹果,果子只有山楂大。

苹果,多得能把枝条压断。

西红柿,没想到能长这么高、结这么果。每次红了总有一只大鸟抢先“君子动口不动手”,不过吃吧,上帝的恩惠够用。

高产的辣椒,每天摘下许多,只好拿一些送朋友。

鲜嫩的韭薹,脆、甜、香。


感谢房东,这位土壤学家和环保主义者知道怎么改良土壤和种植,因此房前屋后有这么多的植物。那些生机勃勃的幼芽,更有种让人重新年轻的冲动。或许我骨子里一样爱土地、爱大自然,只是此前没有机缘。而拥有“别墅”和土地并非什么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普通的美国中产阶级,无论是白领、蓝领,也无论是白人、黑人,随了个别大都市外都这样生活。因此住在市区高楼大厦的公寓,不必感到优越。而他们的种植、整理都是亲历亲为,没人觉得低人一等。曾在某学院边看到一位白人妇女在埋头种花,当她抬起头时我发现她绝非普通花工,后来知道是学院的教授。

在这个小园子里,我按着自然规律维护着秩序并决定长什么、怎么长。植物之间可以竞争,却没有权力决定其他植物的命运。同理,掌权者除非征得同意不能任性妄为决定他人的命运,因为人是造物主所造而非掌权者所造。整个人类,又何尝不是生活在造物主的花园一角,由造物主掌管一切?


爬在纱窗上的爬墙虎,长着能分泌胶水的吸盘,把自己固定在墙上。

野菊花,朴素的美。

玫瑰的新叶子。

薄荷及停在上面的小昆虫。

不知什么植物,果实漂亮。

小时在东北称之为youyou,蓝色的小果子很甜。找到一株就小伙伴们分享,谁知道它学名叫什么?


在一个向来讲“科学”和无神论的社会,信仰似是奇怪之物。那么有信仰与没信仰,到底谁更“正常”?依据盖洛普(Gallup Poll)的民意調查,2017年世界上有超過70%的人口相信有神,而中国则以67%的人不信任何宗教、明确有信仰的占9%夺得反向第一。信仰人群比例,已能解释许多现象。同样在2017年,科技最发达的美国,没信仰者仅为21.3%,而70.2%的人口信仰基督教或天主教。科学与信仰,并非对立关系。

现代文明在形成过程中吸收了大量的基督教价值观,这也是没有信仰的人很难理解现代法治、契约精神的重要原因,也是发达国家行列中还没有一个无神论国家的根本原因。或许日本是个特例,但其无神论者人数虽仅次于中国却只有29%。有神论并非完美,但法国人掀起无神论,带来了18世纪末大革命的血雨腥风;苏联从二十世纪起消灭宗教信仰,甚至炸毁位于莫斯科的世界最高的东正教堂,三十年代的大清洗随之而来;第三帝国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推行无神论,随之而来的是种族迫害、大屠杀。貌似他们扫清了信仰障碍——不得作假见证陷害人、不得流无辜人的血。

造物主创造的,不仅是物质的天地还是秩序的天地,包括时间上的顺序和空间上的各从其类以及其他。违背了秩序,所收获的只能是笑柄和灾祸。而当乌鸦衔饼的时候,则更需要坚守。诚如《传道书》(33)所説,“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杀戮有时,医治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

   著作推荐
  • 《完美的合同》第三版

    《完美的合同》第三版

    这是一本前版印刷了26次的图书。第三版不但在前版的基础上修订了90%的内容,进行了全面扬弃;还增设了“合同进阶”1.0版小程序配套服务,为正版本书拥有者提供技能训练、法规查询、问题......

  • 完美的防范——法律风险管理中的识别、评估及解决方案

    完美的防范——法律风险管理中的识别、评估及解决方案

    本书首次系统地就法律风险、法律风险管理,以及企业在法律风险管理方面的具体操作提出了系统性的法律风险理论和实例方法。使法律风险的应对从部门法范畴扩大至整个法律体系,适用于以企业为主的......

   热门文章
       本站所发布的原创理论等文章(注明“法律风险管理网”)版权归本网站及作者,任何转载请注明出处“法律风险管理网”及作者姓名。
       由本站转载的各类文章,其版权归注明的来源或其原作者。该类文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观点承担责任。如网站或作者不同意在本站发布相关文章,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
   本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