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风险管理网

www.legalrisk.cn

ENGLISH
当前位置:
   最新文章
华盛顿的亮点在哪里?
来源: | 作者:吴江水 | 发布时间: 2019-09-11 | 310 次浏览 | 分享到:

对于我们这代从偶像崇拜中长大的人来説,随着文革的结束和偶像们无一例外地在史料面前走下了神坛,我们便告别了崇拜偶像的时代,并对一切形式和级别的造神运动不屑一顾。浮华总被雨打风吹去,而越是不可置疑、不可批评的人则往往越是不堪。从那时起,我宁愿敬仰和缅怀那些并不完美但对人类文明进步功不可没的凡人。

宁静的国会大厦和随意的游人,有道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和谐的环境、自由的小精灵

一、他是西方式的伟人的凡人

无论是指挥独立战争还是但任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位总统,尽管华盛顿总是毫无悬念地被授予权力,但对他的非议却一直不绝于耳。甚至有评价説,无论是军事才能还是组织能力、治国能力以及思想、口才、文采,他都逊于同代的其他人,而且是个大奴隶主。但两百多年过去后,尽管对其生前身后的置疑和批评仍旧随处可见,但人们对他的尊敬却是有增无减。其中我最欣赏的一句,是赞美他人性的光辉。

他是位有血有肉的伟人,但并非不食人间烟火的“伟大领袖”。有本书概括説,他在独立战争中作为大陆军的统帅,其实主要工作是在谈话——同国会谈、同法国人谈、同印第安人谈、同雇佣军谈、同不安分的部下谈。确实,他的战绩无论是部下完成的萨拉托加大捷还是亲自“指挥”的约克镇战役,虽然历史意义重大但仅就兵家而言,无论是其规模还是指挥在世界战争史上都不算什么。他颇有战略眼光,却不是个优秀的战场指挥官司,战法平庸毫无新意。倒是他在逆境下的坚忍和百折不挠,更令人折服。

尤其是那块战争如果输了,很难想像人们会如何评价他。因为那场战争与其説是美国大陆军的胜利,倒不如説是法国军队的胜利和英国政府的放弃。尤其是在当年那个仍有不少亲英派的历史背景下,他绝对算是“里通外国”、“分裂国家”、“叛国”行为。


    华盛顿纪念碑,为纪念美国总统乔治·华盛顿而建,同他本人一样朴素无华而厚重。碑高169.3米,埃及方尖碑造型,为世界最高石质建筑。东为国会大厦、西为林肯纪念堂、北为白宫、南为杰佛逊纪念堂,内墙镶嵌有188块全球各地捐赠的纪念石。1833年美国国会通过法案,建筑费用全由国民捐献,每人限捐一美元。后因建筑经费等问题1888年才开放观光。1899年美国政府宣布,华盛顿特区任何建筑物的高度都不可以超过华盛顿纪念碑

二、他的军事成就并无太多亮点

独立战争于1775 年开打后,大陆军无论是装备、战技都还根本不是英军的对手。即使是大陆军于1777年在萨拉托加大捷中消灭了一支冒进的孤军,其后的几年里英军照样所向披靡。但那场胜利却引发了蝴蝶效应,刚刚在独立战争前被英国击败的老对手法国、西班牙、荷兰以及一大堆嫉妒英国一枝独大到眼红的欧洲国家,终于看到了翻盘或使绊子的机会,于是或明目张胆、或心照不宣地支援大陆军。正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而法国甚至直接派出了正规的海军和陆军,担当了美法联军的主力。

有人考证,法国在萨拉托加大捷后派往北美的地面军事力量接近两万人,海军最多时近80000人。取得决定性胜利的1781年约克镇战役的背景,是法国海军击败英国海军取得了约克镇附近海域的制海权,并与陆地上的美法联军对那里的英军形成了海陆合围。在作战序列中,大陆军正规军8000人、民兵3100人,法军则是正规军7800人外加战舰29艘,英军则只有8000多人。美法联军当时还拥有火力上的绝对优势,当然,用的都是法国货。

走投无路的英军在伤亡约五百人后,约八千人向美法联军投降。在受降仪式上,英军统帅康华利托病未出,副指挥官查尔斯·奥哈拉将手中宝剑递向同为欧洲贵族的法国将军罗尚博,寓意是他们败于尊贵的法国军队而非美洲大陆乡巴佬。但那位法国贵族将军绅士地示意他递给“联军总司令”华盛顿,而出于级别对等,华盛顿则授意其副手接过了象征英军投降的宝剑。细节微妙,却也不失风度。战役的意外收获,是英国觉得虽然军事力量尚可但战争不值得继续,于是于1782年同美国签约停战,并于次年正式承认了美国的独立。从那时起,一颗国家新星、一颗政治新星闪耀登场。

话説当年的法国其实也曾联系满清共同对付英国,但两眼一抹黑的满清愣是死活不干。还有,法国在战胜后重蹈了此前英国的覆辙,同样为弥补巨额战争亏空而不得不加税,但其结果是引发了惨烈的法国大革命,路易十六被送上了断头台。

被美法联军水陆两路封锁中的约克镇,英军在重围中的失败只是时间问题。(摄于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

著名油画,约克镇受降(摘自网络)。

油画,华盛顿在战后交权(摄于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乔治·华盛顿创造了一个持久的惯例,美国军队服从于文官政府。

美国邮局于1931年发行的纪念邮票YORKTOWN,纪念约克镇战役胜利150周年。除中间的喬治·華盛頓外,左右分别是参战的法国陆军指挥官羅尚博伯爵、海军指挥官德·葛拉瑟伯爵。(摘自网络)

三、主动交权方显动机纯正

回到前面的话题,华盛顿的光辉并不在于他的军事指挥能力,而是在于他能在粮饷匮乏、强敌压境、希望渺茫的情形下还能维系一群乌合之众熬到战争胜利。而他更耀眼的光芒,则是在战后的两次主动交权。

一次是在战后他的威望达到空前的“摩西第二”的高度时,他不仅没有效仿历史上无数次重演的一幕——军权在握、功高盖主的主帅来一句人民需要而取最高权力而代之,还谴责了推举他当美国皇帝的军官,主动将象征军权的佩剑交还给虚若无物却象征着人民主权的“大陆会议”,并且主动安抚军官、协助遣散大陆军,真正的知行合一、言行一致。他没在那场持续了8年的战争中发财,也没拿工资,倒曾变卖部分家产维系军需。

另一次是在他毫无悬念地当选了两届美国总统之后,史无前例的共和国制度体系大局初定,统一、强大的联邦正在崛起的1797年,他谢绝了本可并无悬念的继续留任,两袖清风地回到自己的山庄。在这八年“尊贵的苦役”生涯中,他迎接了无数前所未有的新问题、新考验,始终要在不同利益群体和阶层之间维系平衡,还要忍受那些寸功未立却权利用足的人们那毫无顾忌的尖刻指责。唯有大公无私又禅精竭虑的人,才会在大权在握时感到这种压力和痛苦。

简单地説,他的亮点在于坦然地放弃权力,而不是猥琐地死抓权力。两次交权是他留给美国的丰厚到无以伦比的制度遗产,一次堵住了军权干政、一次堵住了公权私有,这在今天还在守护着美国避免误入歧途;两次交权也是他人性的光辉和留给世人的品格灯火,让人们看到在个人利益之外人还应有契约精神和动机纯正;两次交权也是他在提醒掌权者们要心存敬畏、知道谦卑,别被权力的春药催化成利令智昏损人害己的权奴,自以为是的结果往往最终什么都不是。

鲜为人知的古希腊风格雕像《交出权力的华盛顿》,作品富含古希腊艺术元素,亮点是他交出象征军权的宝剑。于1841年完成并安放在广场上后,有些人并不喜欢他的装束。(摄于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


华盛顿纪念碑旁也是表达意愿之地。4月月22日,人们从全国各地甚至从世界各地赶来,聚集到华盛顿纪念碑旁举着自己的牌子抗议现总统的环保等政策。虽是人山人海,却是秩序井然,也没见到几辆警车、几个警察。当人们可以通过正常渠道表达不满,便无需用暴力表达他们的愤怒。——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无意中看到1853年建碑期间美国传教士丁韪良转交美国华盛顿纪念馆的碑文,由当时的福建巡抚徐继畬撰写,特收录于此:

“华盛顿,异人也。起事勇于胜广,割据雄于曹刘,既已提三尺剑,开疆万里,乃不僭位号,不传子孙,而创为推举之法,几于天下为公,骎骎乎三代之遗意。其治国崇让善俗,不尚武功,亦迥与诸国异。余尝见其画像,气貌雄毅绝伦,呜呼,可不谓人杰矣哉!米利坚合众国以为国,幅员万里,不设王侯之号,不循世及之规,公器付之公论,创古今未有之局,一何奇也!泰西古今人物,能不以华盛顿为称首哉!”

   著作推荐
  • 《完美的合同》第三版

    《完美的合同》第三版

    这是一本前版印刷了26次的图书。第三版不但在前版的基础上修订了90%的内容,进行了全面扬弃;还增设了“合同进阶”1.0版小程序配套服务,为正版本书拥有者提供技能训练、法规查询、问题......

  • 完美的防范——法律风险管理中的识别、评估及解决方案

    完美的防范——法律风险管理中的识别、评估及解决方案

    本书首次系统地就法律风险、法律风险管理,以及企业在法律风险管理方面的具体操作提出了系统性的法律风险理论和实例方法。使法律风险的应对从部门法范畴扩大至整个法律体系,适用于以企业为主的......

   热门文章
       本站所发布的原创理论等文章(注明“法律风险管理网”)版权归本网站及作者,任何转载请注明出处“法律风险管理网”及作者姓名。
       由本站转载的各类文章,其版权归注明的来源或其原作者。该类文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观点承担责任。如网站或作者不同意在本站发布相关文章,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
   本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