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内容

甄鹏:隋朝的妄议中央案

[发布日期:2016-03-07] [字体: ]

 

 

 

甄鹏:隋朝的妄议中央案

作者:甄鹏

  隋朝的开国皇帝文帝杨坚是个有雄才大略的人,多数时候能够虚心听取意见。某次,杨坚在朝廷大殿打一个小官。谏议大夫刘行本求情,杨坚不理睬。刘行本走到杨坚面前,说:“如果我说得对,您怎么能不听?如果我说得不对,您应当给我讲道理。怎么能轻视我、不理我呢?”说完把笏板放在地上往外走。杨坚郑重向他道歉,赦免了挨打的官员。

  隋炀帝杨广是中国历史上最会伪装的一个皇帝。他知道老爹杨坚和老妈独孤皇后喜欢节俭,便吃着粗茶淡饭,不穿锦罗绸缎。待当上皇帝,他马上恢复了穷奢极欲的本性。他是历史上有名的暴君。

  杨广征发一百多万壮丁修长城,宰相苏威进谏,不听。他沉溺声色,大搞靡靡之音,大臣高颎进谏,不听。高颎私下对下属和同事议论朝政。他说:“近来朝廷没有章法了。”又说:“北周的天元皇帝喜好音乐亡国了,这是眼前的教训,怎么还要重蹈覆辙呢?”礼部尚书宇文弼附和了几句。大臣贺若弼也私议朝政,连同上面的人一起被人告发。

  那时候没有“妄议中央”的罪名,叫“诽谤朝政”。按照权威解释,当面不说、背后乱说的才叫“妄议”。如果遵循法律法规、组织纪律提出批评或者建议,不叫妄议。问题来了,当面说、背后也说,叫不叫妄议呢?

  跟皇帝没法讲道理。高颎、宇文弼、贺若弼被砍头,苏威被免官。高颎可不是简单人物,他当了十八年的首相,是隋朝的头号功臣。他死后,“天下莫不伤之。”贺若弼是名将,在讨灭南陈的过程中立下赫赫战功。

  这个事情还没完。两年后,杨广把著名诗人薛道衡召到京城,准备重用。薛道衡一见到杨广,呈上了一篇歌颂杨坚的文章。杨广不高兴了,对身边人说:“他赞美我爹,是不是讽刺我?”打算收拾他。正好某项制度,商量了很久定不下来,薛道衡说:“假如高颎不死,早就定下来了。”这下被抓住了把柄。

  宠臣裴蕴说:“论其罪名,似如隐昧;原其情意,深为悖逆。”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薛道衡虽然表面上没有明显的问题,但是良心大大的坏了。这比秦桧杀岳飞的“莫须有”还要早,还要高明。杨广拍手叫好:“你说的太对了,太妙了。”

  薛道衡本以为是小事一桩。他叫家人准备酒宴,准备回家后招待宾客。没想到皇帝命令他自尽。薛道衡不想死。皇帝下了第二道命令,把他勒死了。“天下冤之。”

高颎、薛道衡等人为妄议中央、妄议核心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杨广喜欢什么的人呢?裴蕴“善候伺人主微意”、裴矩“大识朕意”,说白了就一句话:跟皇帝这个核心保持一致,顺着皇帝说。结果,劣币驱逐了良币,大隋离灭亡不远了。

 

来源:共识网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greenmore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著作推荐
完美的合同――合同的基本原理及审查与修改(修订版)
本书在全面修订其第一版的基础上增加了60%的内容,更具系统性、创新性和实用价值,不仅全面覆盖了第一版的内容并有了质的飞跃。特别是将合同的审查与修改分为不同章节讨论 ......
完美的防范——法律风险管理中的识别、评估及解决方案
本书首次系统地就法律风险、法律风险管理,以及企业在法律风险管理方面的具体操作提出了系统性的法律风险理论和实例方法。使法律风险的应对从部门法范畴扩大至整个法律体系 ......
推荐资讯
女生遇袭真相揭晓,涉黄链条该彻查
女孩遭误打,是涉黄链条沉疴“殃及无辜”的外溢。酒店遇袭或是偶然性“小事”,但这个利益链很多不为人知的“恶”,必须依法严治
人大代表法庭殴打律师,底气何来
      在法庭上殴打律师,已经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应该由公安机关进行刑事追究,而不应仅由法院进行“司法拘留”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