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内容

让直觉和世界的真相相通

[发布日期:2015-12-21] [字体: ]

让直觉和世界的真相相通

作者:石勇 主笔

  科学家和哲学家们都喜欢玩“实验”—后者玩的叫“思想实验”。1967年,英国哲学家菲利帕富特突然灵感爆发:

  有一辆电车失去了控制。司机看到有5个工人手持工具站在轨道上。他试着停下来,可是不能,刹车失灵了。司机感到无比绝望,因为他知道,如果电车冲向这5名工人的话,他们将全部被撞死,而对此,他们事先并不知道,无法避让。突然,司机注意到右边有一条岔道,那条轨道上也有1名工人,只有1个。他意识到,他可以将有轨电车拐向那条岔道,撞死那名工人(如果是这样,工人肯定在事先不知道的情况下被撞死),而挽救那5名工人。请问,司机应该怎么做?

  这个思想实验一出,在英美世界引发了广泛讨论,叫作“电车难题”。在这之后,它演绎出了很多版本。不过,还是这个版本最经典。

  哈佛大佛教授迈克尔·桑德尔在他风靡世界的《公正》课中,也讲到了这个经典版本。当然,姜还是老的辣,高手就是高手,他把思想实验中的“司机”换成了“你”,假设你就是这个电车司机,你应该怎么做?

  注意,是“你应该怎么做”,不是“你会怎么做”。“应该”意味着,你这样做是需要道德上的理由的,而且这个理由要经得起理性和直觉的检验—当你直觉到还有不对劲的地方,那很可能就是不“应该”的。

  桑德尔没有去回答这个问题。在刚接触到这个思想实验的时候,我也相当痛苦。但是,再是痛苦的两难选择都要选,虽然它只是一个思想实验,但有时候,一些变相形式,也会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面对这样的选择,只能谨记一个原则:“岂能尽如我意,但求无愧于心”。

  好吧,假定我就是司机,我做出了这样一个艰难的决定:把电车拐向那条岔道,撞死那名工人,保住那5个工人的命。我这样为自己辩护:两害相权取其轻,保住5人的命,总比保住1人的命好些。这个辩护的理论依据,就是传说中的功利主义:做一件事情之所以是正当的,是因为它符合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

  看上去有直觉上的吸引力对不对?可是仍然直觉到并不对劲。我如何面对那个被我的选择所撞死的工人呢?他难道就活该让我拿去救另外的5人吗?要知道,如果车一直这样失控撞向那5人,虽然会造成可怕的悲剧性后果,可是我已经尽到我的责任尝试着去控制刹车了,但是,拐向岔道,意味着是我主动选择去杀了那1名工人,我对这个后果是负有主观责任的,我真有这样做的道德权利吗?我有把自己当成上帝宣判那1名工人应该为了5名工人而牺牲的资格吗?我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只能又用功利主义来说服自己。可这是循环论证。

  进一步澄清直觉上的吸引力发现,它并不靠谱。生命是无法比较的,很难说5条人命真的就比1条人命具有更重的份量。它的吸引力来自于51这样的数学运算—头脑中的数学运算。可是生命选择不是在做数学题。它不是在这样的情境里:一辆失控的电车前面突然有两条岔道(只有岔道,没有既定的轨道了),一条有5人,另一条有1人,你选择开向哪?

  由于篇幅的关系,我很难把关于电车难题的思考详细说出来。但我发现,我们的直觉,无论是认知的还是道德的,是通往理性生活的入口。直觉能切入真相,而头脑和心理的一些观念是经常容易骗人的。

柏拉图在《美诺篇》中其实已经暗示了这一点。苏格拉底仅仅通过提示,就让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童奴知道了如何求正方形的面积,得出的著名哲学观点是“知识来自回忆”。但其实,厉害的是人类头脑和心灵中对世界的直觉。过滤掉了头脑和心理中的一些被强加的观念,人的头脑和心灵在一些时候,可以和世界的真相相通。

 

来源:南风窗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greenmore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著作推荐
完美的合同――合同的基本原理及审查与修改(修订版)
本书在全面修订其第一版的基础上增加了60%的内容,更具系统性、创新性和实用价值,不仅全面覆盖了第一版的内容并有了质的飞跃。特别是将合同的审查与修改分为不同章节讨论 ......
完美的防范——法律风险管理中的识别、评估及解决方案
本书首次系统地就法律风险、法律风险管理,以及企业在法律风险管理方面的具体操作提出了系统性的法律风险理论和实例方法。使法律风险的应对从部门法范畴扩大至整个法律体系 ......
推荐资讯
女生遇袭真相揭晓,涉黄链条该彻查
女孩遭误打,是涉黄链条沉疴“殃及无辜”的外溢。酒店遇袭或是偶然性“小事”,但这个利益链很多不为人知的“恶”,必须依法严治
人大代表法庭殴打律师,底气何来
      在法庭上殴打律师,已经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应该由公安机关进行刑事追究,而不应仅由法院进行“司法拘留”这么简单